掌上武汉 客户端下载

【独家·见微】陈孝平院士再闯禁区 完成“不可能完成的手术”

2017-07-27 14:49:14 武汉交通广播袁媛

武汉交通广播记者袁媛,通讯员常宇、邓国欢发回报道:

“多次会诊均被告知手术风险太大,是一个‘禁区’,最后是陈孝平院士给了我们信心”,在同济医院肝胆胰外科研究中心接受胰头肿瘤切除手术,即将康复出院的赵女士告诉大家,这原本是一次“不可能完成的手术”。

陈孝平院士介绍,赵女士的肿瘤巨大,这非常罕见,而且已经压迫到胰腺、多条重要血管、胆管和十二指肠。如果继续压迫,赵女士会食欲减退。分泌胰岛素的功能也会丧失,可能需要终生服用胰岛素。同时,可能导致肝硬化、脾大、消化道出血;引起黄疸;无法进食,这些都是致命的。当然,它还有可能变成恶性肿瘤。如不尽早进行手术治疗,肿瘤越来越大,手术难度也将越来越大。 手术难度大,可陈院士为什么还要冒这个风险?“德不近佛者不可为医,才不近仙者不可为医”,他说,“对医生来说,最大的无德就是无才。”一个外科医生应该具备三方面的基本素质,一是解剖知识非常扎实,每个疾病周围的解剖关系要一目了然;第二,外科手术失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大出血,你能够掌握好控制出血的技术,就能做到心里有底;第三,基本功一定要扎实,这样才能做到随机应变。只有具备的这三方面的素质,才有可能真正帮助你的病人。“我愿意冒这个风险,一是因为我心里有底,二是不愿意看到他们这么痛苦,我想我能帮到她!” 4月,陈孝平院士一行再次去深圳,在当地医院对赵女士的病情进一步会诊,并初步确定了手术方案。

6月26日,赵女士来到同济医院,完善了各项检查。陈孝平院士组织6个临床科室开展了“MDT”会诊。讨论中,最让大家担心的就是肿瘤的位置,也是这个原因,让这个手术变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肿瘤的一半边,被丰富的动脉分支像爬山虎一样铺满了表面,需要一根一根耐心地分离;另半边是已经被压迫得几乎像纸一样薄的门静脉和肠系膜上静脉紧紧地与肿瘤连在一起。也就是说,整个肿瘤的表面已经360度被血管包围,血管破裂有可能造成致命性大出血,如果不及时修补,肠子和肝脏都可能坏死,危及生命。并且,赵女士还是”熊猫血”,血源稀少,如果供血不及时,可能会危及生命。 但陈孝平院士和张必翔教授根据经验分析,这两根主要的血管——门静脉/肠系膜上静脉和肿瘤虽然已经像两张被胶水粘住的纸粘连到了一起,但由于肿瘤是良性的,肿瘤应该只是压迫而没有侵犯血管,两者之间应该有间隙,因而依然有剥离的可能。为防止血管损伤影响重要脏器血供,他们建议准备两根人工血管,术中可能进行血管重建。 专家们的另一个担心是,病人不久前经历了一次开腹手术,手术后腹腔粘连严重,术中很有可能损伤重要血管和脏器,让本已是“不可能完成的手术”难上加难。但陈孝平院士认为,选择合理的手术入路,术中认清解剖层次,可以避免术中损伤。

7月3日9:30点手术开始。首先控制出血,接着将肠系膜上静脉从肿瘤上剥离。这也是最难的一步,就像是剥生鸡蛋,剥掉外层的蛋壳,要保证内层薄膜毫发无损,最终让半个“鸡蛋”显山露水。 接踵而至的难题是剥离周边的动脉分支血管,这像是橘瓣外层丰富的白色橘络,需要一根根地分离出来。关键的步骤完成,肿瘤完整切除,血管毫发无损,这时,五个小时过去了。 下午七点钟,接近10个小时的手术终于顺利完成。幸运的是,由于准备充分,切除细致,操作细致,为术中准备的两根人工血管没有派上用场。赵女士只在监护室住了一个晚上,就转入普通病房,她今后以后只要定期复查即可。 陈院士说,在临床上有许多对于消化功能不好的病人,以为是胃病,结果确诊为胰腺疾病,因此他提醒相关的病人应该定期检查,以免延误了治疗。

相关内容